番外篇 番外篇 小古的假期(一万三千字)(1 / 2)

笔趣阁 无错小说阅读(www.biqu.io)

笔趣阁 www.biqg.net,最快更新重生之玩转东秦 !

番外篇小古的假期(一万三千字)

2010年10月1日傍晚,李昊这个一直被室友叫作小古的内蒙小伙子正拖着疲惫的身体和他的女朋友庄子墨一起,从天津火车站随着人流缓缓向出站口一步一步的挪着。

前两天的时候,庄子墨跟他说想一起来天津玩几天,作为男朋友的他当然是欣然答应,对于这个才认识了一个多月的女孩,他有着一股莫名的好感。回想起十多天前的海边聚会,那次才是两个人第一次交流吧。本来对于这个女孩的好感,自己一直是埋在心底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被自己的室友伍木狼发现了。结果自己的这个室友,愣是给他俩创造了一次,在海边独处的机会。两个人简直是一见钟情呀,当然本来一次浪漫的邂逅,结尾却很尴尬。当然,要是没有在医院的半天相处,或许两人还不会发展的那么快吧。接下来自己内心的萌芽,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成长了起来了。于是呼,在过去的十几天里,两个人的感情急剧升温。

有的时候就连重生者伍木狼都很纳闷,他只是知道上一世小古暗恋着庄子墨,但是一直都仅限于很小范围的人知道。小古始终没有和庄子墨表白,这一世在他的推动下,小古终于是吐露了心声,可是这两个人还就真的这么一拍即合,在极短的时间里发展的如火如荼,这蝴蝶效应也太明显了。

坐了半天火车的两个人,在出站口见到了庄子墨的父母。庄子墨的父母是趁着十一假期,不远万里从云南飞过来和女儿一聚。当然老两口前些日子突然听女儿说,在学校有了个男朋友,而且就女儿的性格来讲,基本上这下就是一条道走到黑了。所以这次老两口特意让女儿,带着男朋友一起来天津玩两天,一起过个假期,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给女儿把把关。要知道女儿在男女感情这方面还是一张白纸(这样一点是小狼我杜撰的,要是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还望古爷饶我一条狼命),这要是被人家两句花言巧语给骗了,可就不好了。老两口倒要看看这个男孩子人怎么样,要是不行的话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将两个人的未来扼杀在萌芽当中。

小古也是郁闷,本来庄子墨和他说的是两个人一起来天津玩,得到消息的这两天还挺激动的。结果昨天下午的时候,庄子墨突然告诉他,她的父母也要来天津度假。结果给小古郁闷坏了,你说你到早告诉我呀,我也好有个准备呀,不说别的最起码得给带点老家的特产什么的吧。结果庄子墨却跟他说,她爸妈从来不看那些虚的,就好好表现一下,让她老爸高兴了就成了。这就免不了一顿酒了,可是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找个地方吃呀,看来还得仔细想一想怎么搞。

按道理来讲,好歹是个内蒙的汉子,小古的性格还算比较开朗的,不过他那虚驴一般的身体素质,使得他想好好表现一下,也没那体力呀。不过见到了庄子墨的父母小古还是第一时间调整了一下心态,微笑着打招呼:“叔叔,阿姨好,我是庄子墨的同学李昊。”

“呵呵,小古,你好,”庄子墨的母亲微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不过你仅仅是我女儿的同学么?”

小古没想到庄母,直接这么称呼他,然后有说了那么一句那人寻味的话,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不知如何把话接下去,只是嘿嘿的笑了笑。

“妈,你在说些什么呀,真是的。”庄子墨看小古傻笑着,便解围道。

“好了,坐了半天火车,都累了吧,先回丙谷胺吧。”这个时候庄爸发话了,于是一行四人,去到了位于天津市河东路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别纠结酒店的建成时间,因为只有这家酒店配得上古爷的身份)。本来小古还幻想着和庄子墨来个同床共枕,结果人家爸妈在这,显然不合适呀。好吧,小古也是认命了,最终的节奏是,庄子墨一家住在一个商务套间里,而小古则独守空房,住在一间还算豪华的大床房。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条件还是不错的,两间房都是紧邻天津市的地标海河,也算是的河景房了,两间房全部面向这时候还算美丽的海河(要是在早上三五年,这条河就是个臭河沟子,还好小古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是天津市下大力度整治以后了),大落地窗将天津标志性欧式风情建筑以及河岸风光尽收眼底。简单的收拾过后,一行四个人去吃了晚餐,由于是第一次见面,选择的是相对保守的中餐家常菜。而饭后,才是重头戏,四个人一起,在喧闹的海河边悠闲的散步开来。

和爹妈在一起的庄子墨,一改往日的矜持,好像是有人撑腰一样,很大胆的拉着小古的胳膊在前面走着。这给小古整的还挺不好意思,本来么在学校两个人都不曾有过这样亲密的动作,在学校两个人的关系完全是潜水。其实小古并不知道,庄子墨这样表现,就是给后边的父母摆出一个姿态,其实也是做了很长的心里斗争的,从小在书香门第中成长起来的她,何曾与一个男孩子这样亲密的走在大街上呀。

而走在两人身后的庄家父母,看着前边的两个孩子,一时间也是无奈得很。老庄看着自己的女儿,和别人家儿子甜甜蜜蜜的在一起很是气不忿儿,尽找些有的没的的理由,试图证明小古这人不行:“我看这小子,不忒行,怎么感觉说话都说不利索(这里可真不是我黑古爷,记得我与古爷的第一次,比较长时间的交流,实在新生报到完的全体会上,那会儿一个寝室的就我俩是一个班的,坐在一起聊天,古爷自个儿说的他自己的口齿可能不太清晰,还怕我听不懂他说话。事实上小狼我还真就是,适应了一段时间)。”

“人家就是有点口音而已,多听听习惯就好了。我看这孩子挺好,尤其是性格,少了很多年轻人的戾气,难能可贵。”庄母似乎对女儿的这个男朋友,印象还不错。

“你再看看他的身高,你不觉得差点意思么。”庄父又拿小古的身高说事。(关于身高问题,古爷是耿耿于怀的,小狼还记得,二战考研复习的那会儿,古爷有一次来秦皇岛,特意穿了双增高鞋,准备从身高上力压小狼。结果可想而知,小狼我在身高上的优势,根本不是古爷能用一双增高鞋弥补的。额,这算不算黑古爷。)

“两个孩子身高差不多么,很般配的说。”

“我说,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对于庄母这种看什么都好的态度,庄父表示很愤慨。一般来讲在庄子墨一家,大事都是庄爸说了算,小事都是庄母他们娘儿俩来操办。可是庄家的大事有什么呢,好像只有挣钱这一件吧。而小事呢,就是花钱呗。

“我是想,既然是女儿的选择,我看差不多就行了。”

“什么叫差不多就行了,最起码得门当户对吧,你是不是亲妈。”听到庄母说的那么随意,庄父有点急了。

“什么门当户对,咱么这种人家还缺钱么?你说的那都是老黄历了,再说你怎么知道人家家里不行。”

“怎么讲?”

“提示你一下,他家是内蒙赤峰的。”庄母还是悠闲得很,不紧不慢的回答,故意卖了个关子。

“赤峰?那个地方有什么出名的人么?”问题来得太突然,一时间庄父也想不到。

“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赤峰李家,上半年的时候,还参加过李老太爷的寿辰的。”

“什么赤峰李家,他是李老太爷的孙子?不对吧,李家大少爷我是见过得,似乎要比他稍微年长一些。”听到这了,庄父震惊的险些跳起来。对于内蒙的商界大亨的赫赫有名的李家,身为一个还算成功的商人,庄父哪能不知道呢,只是想不到李家的少爷居然看上了自己家的女儿。

“都多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还怎么咋咋呼呼的,谁告诉你他是李家大少爷了,他是李家二少爷。”

“什么他就是那位神秘的深入检出的李家二少爷?你从哪打听的,靠谱么,大概外面没什么人见过他吧。”

“应该没错,前几天陪张家太太她们一起打麻将的时候,说起了他家那个混世魔王和咱们的女儿在一个学校,后来聊到李家的二少爷也在一块儿,后来我细问了问,才确定的。你说巧不巧,这几个孩子怎么就在秦皇岛那个地方聚齐了呢。”

既然提到了李家和张家,就不得不说说内蒙三雄,呼丶伦丶贝尔的薛家,赤峰的李家,以及赤峰李家包头的张家。薛家主要是在行政方面比较有实力,学家的子弟在内蒙各大权力机关都有任职,而薛老太爷也是曾经内蒙的权力中心,当然就算现在退休了,仍然说得上话。赤峰李家,也就是李家二少爷李昊的家族,虽然一般都是李家大少爷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但是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李老太爷更气重的还是正在雪藏的李昊。重生者伍木狼只是凭着上一世的记忆知道,小古家是赤峰最大的3C产品代理商,似乎还在其它的几个市或者旗有几家饭店。其实不仅如此,小古的家族产业涉及了内蒙的大多数的高端科技领域,包括什么军工科技,航空航天,超级计算机,互联网建设这些都是李家着手建设的。而伍木狼所了解的那些所谓的饭馆,其实都是内蒙各地的五星级酒店,其实当初建设的时候,就是为了给科学家和视察的领导提供一个餐饮住宿的地方。而包头张家,则是包揽了整个内蒙的能源产业,煤炭,石油,天然气和这些东西的附属产业,以及风电乃至核电,张家均有涉猎。而张家的大少爷张雨森,其实也和伍木狼是一个系的同学,到了大三还成了刘海威的室友,张雨森这个名字听上去秀气,可是圈里的人都管这位大少爷叫做混世魔王(连载的少说里还没出来的任务,这里就不多做介绍了)。

“你说李家二少爷怎么看上怎们家女儿了,这事靠谱么,别到最后来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知道了小古身份的庄父又有了新的担忧。

“我倒不担心,李家老太爷的人品,还是不错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李家少爷要就是想玩玩,你又有什么办法么。”谁然话很难听,但是庄母还是说出来了。

“嗨,这事李家肯定也知道了,毕竟在李家二少爷周围肯定有不少人保着吧,他瞒不过去的,既然李家人都没有反对,咱们就不要管了任其自然吧。不过这件事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成的,毕竟这是两个家族的事。”庄父倒是能看清事实,说话间眼镜凝视着小古的背影,字里行间透出了些许的无奈。

似乎是感受到了庄爸的注视,小古和庄子墨在前面走着,突然感觉脖子凉嗖嗖的,不仅打了个哆嗦:“你别说晚上这会儿,还有真点凉。”

“是么,我没感觉呀,我看你这身体呀,真该好好锻炼。”庄子墨当然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是一个健康的有活力的小伙子。

“恩,听你的,回头我看看,不然就和伍木狼一起去健身算了,我看他那个效果还是不错的。”说道运动小古当然先想起了伍木狼,实际上重生者伍木狼也不止一次的跟他提过,然他一起跟着活动活动。

“恩,你到是应该和狼哥哥一起,好好锻炼锻炼了。”

“哼,还狼哥哥,好酸呦。”小古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表达着点点醋意。

“呦呦呦,怎么,我的男朋友还吃醋了?你可别忘了,要是没狼哥,你恐怕到大学毕业都下不了决心,来表白吧。”

“哼,多早晚,你也是我的菜。”小古倒不反驳庄子墨的话,只是找别的话来填。

“你就赶紧把身体练起来就得了,幸福的生活需要有强壮的身体支持呀,你现在还是太虚了。”

“靠,你这是小瞧我呀,反正家长也见过了,不然今天晚上让你试试。”

“(ˉ▽ ̄~)切~~,想得美,有胆量你去和我老爸说,他要同意,随你便。”

“再等等吧,还早,我怕你爹妈接受不了。”小古口是心非的说着,虽然家里的大人们从小对自己严加管教,不过自己已经这么大了,大概交女朋友什么的家里不会反对吧,不过要是第一次见人家女方父母,就这么不声不响把人家女儿上了。就是人家看在自己的身家的份上不计较,自己的爷爷估计也饶不了自己。

四个人两前两后的又遛了一会儿,看见了解放桥边上的一个广场上,有人在放孔明灯,于是小古和庄子墨两个人便挑了盏质量不错的纸质灯,拿起毛笔在白色的灯罩上,边写边念叨着:“子墨,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么?”

而庄子墨只是微微的笑了笑,然后面对着小古写下了一个大大的好字。点燃了灯中的蜡烛,待到孔明灯迫切的想要飞上天时,两人便松开了手,让它飞上了天空,随风飘去。

在广场上瞎逛了一会,一行四人,便回到了宾馆,就像预先设计的那一样,小古苦逼的独守空房,躺在宾馆的双人大床上,疲惫的身体得到了休息。闲下来倒也没有什么事做,就想给伍木狼打了个电话,然而打了两遍并打不通,一直显示不在服务区。“这家伙去哪玩去了,怎么还不在服务区呀。”小古哪里知道,伍木狼这时还在澳门脱贫致富呢。

转天早上,小古和庄子墨一家趁着早上人少,先在酒店外的早点摊位上,品尝了天津特色的小吃。然后来到了位于天津市区的五大道。这里到处可见出租自行车的小店,于是一行四人租了一辆可以四个人骑的四轮自行车,这种车是四个人两排座位的,骑起来倒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只是座位上安排得比较有意思。两位女士坐在前面,掌握着方向,而小古和庄父两位男士分坐在后面的座位。

这一天的天气不错,天很蓝,阳光也很充足,骑车穿行在五大道的小洋楼中,倒也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不过气氛就不那么好了,本来按庄父的意思,是要跟小古好好聊一聊。不过小古一直也没亮明身份,老庄也不好主动提起,这也让他说起话来总觉得很别扭,总之尽说了些片儿汤话。结果小古总觉得,庄子墨的父亲跟他说话总是,翻来覆去的,没什么中心思想,就误以为老庄对他有些印象不好,或者说是不怎么感兴趣。

而庄母听着老庄说的这一堆适得其反的话,也是有点着急。正赶到前面有一个叫做五大道历史体验馆的地方,于是就打断了小古两个人之间没有营养的谈话:“行了你俩别聊了,咱么去哪里看看,应该挺有意思的吧。”

一行人便停了车,进去参观了,几个人在里面了解天津市老城区的历史,我们暂且不题。

...

在500公里以外的内蒙古赤峰市的一栋别墅里,李家二爷,也就是小古的父亲,正在和小古的母亲,以及自己的大哥、大嫂,也就是李家大爷夫妇两个谈论着事情。

“小昊是怎么和庄家那个姑娘搞到一起的?”李家大爷问道。

“我仔细地问了跟着小昊的人,据说是一次他们同学聚会的时候,两个人认识的,后来庄家那姑娘可能是病了一次,小古去照顾了一下,然后就好上了两个人。”李家二爷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事情就这么简单么,难道还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儿了?是不是庄家想巴结咱么。”

“你怎么说话呢,事情当然没那么简单,据我所知这件事前前后后,有一个叫做伍木狼的在推动。”

“伍木狼?这人是哪的,什么身份。”

“也是他们班的同学,我找人查的时候,被北京的人打断了。。。”

“北京的人?”还没等李家二爷说完,李家大爷就惊讶的打断了他的话。

“你先别急,听我说,是这样的,在调取这个孩子的资料的时候,受到了北京方面的提醒,似乎是军方的直接命令。他们说我们没有权限调查他,但是也说他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他们的最终解释是:他这么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不用担心。”(这里照搬了,慕容家哪里的对话)

“怎么还牵扯到军方了,什么叫让我们不要担心,他们都出面了,我们能不担心么,上次咱们孩子和张家那个混世魔王,莫名其妙的被秦皇岛的那个以前都没听说过的大学录取,这次又出来了庄家的女儿,还有这个军方背丶景的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这么问的,然后你猜他们来了句什么:‘我们是在拯救世界,你信么’你说这不是扯淡么,把他们这帮孩子放到一块能干吗,我只相信他们能毁了世界。”

“这事没招,既然不是庄家有什么想法,那还是告诉老爷子吧看看怎么说。”

午饭前,李家两位爷来到了老太爷处,将这些事一一汇报了,李家老太爷倒是平静地说道:“哎,北京不是说了么,不是要动咱们,即使这一样咱们界别管了,这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小昊这孩子打小在我身面长起来的,我了解,他不是那种胡来的人,孩子也大了,既然人家两个孩子能聊到一块去,我们还瞎操什么心呀。庄家我倒也有所耳闻,不是上半年的时候还来过咱们这么,名声也不错。这样吧,你去和庄家说说,不妨放手让两个孩子自己发展就是了,咱们老人就别瞎掺和了。行了就这一样吧,正好你们两家人都在,有日子没聚过了,中午就在我这吃吧。”

“是。”“好。”

...

李家几位在家里吃着山珍海味,而小古这边就显得简单多了,在博物馆里转了一会,似乎是打开了话题,四个人谈谈笑笑的就过了一上午。中午的午餐选在了天津市中心区的一家购物中心里,简单的吃了些快餐,时间就进入到了庄家母女的购物时间。

如果谁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是陪女人逛商场的话,那么世界上最最糟糕的事就是,陪两个有钱的女人逛商场,庄父和小古两个人完全就是跟包的。什么名牌衣服,品牌包包,又或者是珠宝首饰,这完全是两个女人的节奏呀。而且就他们看的这些东西,说实在的李家二少小古还真看不上眼,不过也只好和庄父一起陪着这娘俩。逛了小半天,小古由衷的感慨,这商场咋那么大呢!

这个时候,庄父和小古渐渐地站在了统一战线上,合伙谋划着“逃跑”事宜。终于,两个人看到了远处有一家内衣店,庄父抢先上前去和庄母说道:“老婆,你先和子墨去那里面逛吧,我和小昊一起去边上的咖啡厅坐一会儿。”

而庄母母女两人正在纠结着,要不要进去逛逛,不去吧那里却是看着不错,去吧这里还有两位男士,尤其是还有女儿的男友,让人怎么好意思呢。不过听到庄父这么说,两个人便答应了,庄母还想老公今天真是和自己心有灵犀。

于是小古两个人,便犹如得到大赦一般,赶紧就离开了。两人来到咖啡厅,老庄点了杯啤酒,而古少点了杯彩虹鸡尾酒,两个人先是感慨了一番,可算能歇会了。而酒水刚上来不一会儿,老庄就接到了一个来电显示是内蒙的电话,于是他示意小古稍等一下,就去接电话了。

电话正是李家二爷打来的,主要是客气了一下,然后把李家老太爷的意思说明白了,还是那句话让两个孩子自己发展吧。接过电话回来,老庄显然是神清气爽了很多。小古坐在吧台,远远的就看见庄父精神焕发的走了过来。“呦,庄叔遇见高兴事了?”

“呵呵,你猜刚才电话是谁打来的?”

“谁?”

“赤峰李家二爷。”

“我父亲?他什么意思?”小古一愣,家里要是有什么想法的话,应该跟他说呀,给庄子墨他爸打过去是什么意思?

“没事,就是聊了聊你们家老太爷的意思,基本就是说我们老家伙放手,让你们年轻人自己发展吧。”

“呵呵,没想到都惊动我爷爷啦。”小古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真是没想到找个女朋友,都能惊动爷爷。

“李少还真是低调呀,要不是你父亲打过电话来我还不知道是你呢。”

“嗨,家里人一直都是这么教育我们的,另外您说我在外面上学,谁比谁厉害呀,多说无益呀。”

“高见,高见呀。”

“既然我家里人都和您通过话了,庄叔您就别客气了。”

“好好,呵呵。。。”

“庄叔,既然都说开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这样今天恐怕来不及安排了,明天我宴请一下您和阿姨。”

“嗨,哪能让你请呀,我请就是了。”庄父虽然知道,这小子不缺钱,可是还是要有一个做长辈的姿态,哪能让一个半大孩子花钱请自己,毕竟自己家也不缺这一顿版的钱呀。

“庄叔,您就别客气拉,您还不知道我们家,对内从来都是很大方的。”

“好好,叔叔听你安排,小庄能跟你走到一起,我和你阿姨还是很支持的,你不知道小庄这孩子,小的时候。。。”老庄真是兴奋地过头了,竟然和小古说起了庄子墨小时候的一些趣事,搞得小古都不太好意思了。

“呦你们爷儿俩,聊得挺高兴呀?”庄父小古两人聊了一会儿,庄子墨他们就逛回来了。

“恩,相谈甚欢。”

“行呀,你们俩还喝起酒来了。”庄子墨看见两个人面前的酒,噘了噘嘴不满的说道。

看着皱着眉头的庄子墨,小古赶紧站起来,把她让到座位上:“来来来,你们也累了吧,坐下喝杯咖啡,休息一下,我请客。”

“哪能让你请呀,阿姨请。”

“妈你不用管,他有的是钱。”

“这孩子,怎么说哈呢。”

“呵呵,没事没事,我请,你们点。”小古很少看见庄子墨这么任性的一面,还是笑了笑,让他们点。

最新小说: 斗破之无上之境 纯阳武神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种仙记 重生之后妈很抢手 商海局中局 修真四万年 次元开拓者 重生之狂暴火法 重生之玩转东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