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玩转东秦 > 番外篇 番外篇 小古的假期(一万三千字)

“那我就来一杯清咖吧。”庄母点的很简单,显然对咖啡厅这种地方不怎么感冒。

“我的你来点,看看你的品位怎么样。”

“好,那就一杯卡布奇诺咖啡,要冰的,再来两个香草的冰激凌球,一份薯条,OK?”小古知道庄子墨在考他,所以想起了前几天在学校门口的黑咖骑士喝咖啡的时候,她就是这么点的。

“还好,就这些吧。”庄子墨见小古还记得她想点的,便不再和他闹了。

“这孩子。。。”庄母看见女儿这么任性,真是没什么办法,不过好在李家这个小少爷并不在意。

点的东西都很简单,不一会也就上来了,几个人休息过后便回酒店吃晚餐了。

晚餐过后,由于累了一天,便各自回屋了,小古澡也没洗,便直接倒在了床上。还没找准舒服的姿势,手机便响了起来:“喂。。。”

“靠,小古,你怎么这么虚?”小古的声音给了伍木狼无限的遐想,他甚至觉得,是不是打乱小古的节奏了。

“陪庄子墨逛了一天,累死我了,都睡了我。”

“噢?一起睡的你俩。”伍木狼的猥琐气质尽显。

“你觉得可能么,想多了吧。”

“那你那到底,怎么一个进展情况呀?”

“昨天见到她爸妈了,她妈对我的态度还挺热情,她老爸这边再加点火才能行。”小古对于伍木狼还是不瞒着什么的,毕竟还是他帮他们认识的,就如实说了情况。

“恩,这很正常,每个父亲都有一颗保护女儿的心,他肯定不会轻易地让你,把他的女儿从身边抢走的。没事,我给你出出主意,你感觉庄子墨他爹性格怎么样,是那种豪爽的,还是那种为文化气息比较浓,内敛一点的。”伍木狼给小古建言献策。

“也谈不上豪爽,不过给人的感觉也是那种聊得开的,我听那个意思,他们家似乎也是做买卖的吧,应该做的还不小。”开玩笑么,能让老爸亲自打电话的能是一般人?当然小古还不能暴露太多家里的事。

“你多陪他和两顿酒呀,弄两瓶好酒,给你‘老丈人’陪爽了,还有什么话不好说呀。”

“我也想呀,可是开学这阵子,花钱花的太多了,又弄电脑,又数据版,我爸不给批钱了。”小古抱怨道,虽然家里有着金山银山,实际上他的零花钱还真不多。

“你问你爸,还要不要儿媳妇了。”

“靠,别逗我行么,能这么说吗?我还不到18岁。”确实小古的生日是1992年12月31日,现在的他还是个未成年。

“哎,还得哥帮你呀,你发个地址给我,我给你邮瓶好的红酒。我这可是大出血啊,还是从澳门带回来的,你别随便喝了,问问吴雨辰,找个好点的西餐厅,把那瓶红酒开了,那里的服务员应该会告诉你怎么喝那个酒,另外我再弄两瓶白的,那个就随便了。你请客啊,别找个老贵的地方让人家请,要是钱不够,我再借你点。”

“这多不好意思,让老衲好感动,情何以堪。”伍木狼的话,确实是让小古有一种情何以堪的感觉,难道说我连葡萄酒都不会喝?

“得得得,快别感谢我了,请叫我红领巾。”伍木狼调侃道。

“你不是还在广州么,快递到得了么这两天?”

“你放心吧,我找专人可快专递过去,今天晚上要是没飞机的话,就明天上午去。”

“就两瓶酒还要专人送?太奢侈了吧,不然你直接多借我点钱吧。”

“给你钱被人骗么,我那瓶酒够给你配一屋子电脑的了。”

“好吧,果然还是你是土豪,地址我一会就发给你,你再借我点钱,我会还你的。”小古本该呵呵一笑的,想我好歹也是李家二少爷,难道还有我和不起的酒么。不过转念一想还是算了,怎么也是人家一番好意,就不要博他的面子了。

“恩,另外你这两天是怎么安排的?”

“也没什么安排呀,都是听她爸妈的。”

“今天是2号,我计划4号回去,你要是能搞定‘老丈人’,可以5号来北京玩,我请客,6号我们一起回去。”

“行,看情况,能去一定去。”

“恩,先这样吧,很晚了,你赶快把地址给我,就休息吧。”伍木狼这时候也有点困了。

“恩,拜”小古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然后把酒店的地址给伍木狼发过去就睡了。

而这个时候,在另一间房间里,庄家三个人正在闲聊:“对了子墨呀,下午的时候我还跟小昊的爸爸通了个电话,我们一致认为,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就不插手了啊,你自己把握吧。”

“哦,这还算个好消息吧。”庄子墨很平常的回答道,心想您们就是不同意,难道还没办法了?

“你不会把你女儿卖了吧?”对于庄爸态度的改变,庄妈总感觉有点抱大腿的意味。

“你怎么说呢,我是这样的人么,再说了就是说李家有钱有势,难道说咱们家就缺钱花了么。”对于庄母的这种不信任,庄父进行了严正的抗议。

“行,你是有情有义的好男人,来老公今天买了两件新内衣要不要看。”

“喂喂喂,我还在这里好不好,等我走了你们在搞。。。”一旁的庄子墨真是忍不了了,直接转身回房间了。

转天一早,四个人在酒店吃过早饭,便打车来到了位于天津新港的一个码头,来参观那艘只剩下废铁壳子的航母,上面还停着一架小古说不上型号的直升机,疑似报废的。走马观花的逛了一圈,又在沙滩上溜了溜,庄子墨搂着小古的胳膊站在沙滩上。两个人面朝大海,感受着微凉的海风拂过脸颊,不知道为何本来沉浸在幸福中的小古,看到此情此景心中竟有了那么一丝的惆怅。(是不是感觉这里似乎有点莫名其妙呀,没关系,继续关注小说的连载版吧,这里有坑。)

小古也很疑惑,自己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感觉,于是赶紧调整了一下心情:“这里风大,我看不宜久留,不然我们回去吧。玩了一上午,也到了饭点了,正好在海边,我们去搞点海鲜吃。”

李少都这么说了,庄家父母当然没意见,而庄子墨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上,当然还是听小古的了。

于是四个人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大排档,店面不算很大。海鲜这种东西么,不需要去大酒店里去吃,有的时候在小店里才更有味道,不过前提是东西得对。这个时候小古就不得不动用一些手段了,于是他把庄子墨一家人让进了包间,一个人出来走到了大厅里的一桌客人身旁:“喂,你俩这也太假了吧,装情侣也不装得像一点,一点都不亲密。”这里坐着的是一对‘情侣’,其实一直跟着小古的,当然小古也是知道他们的存在的。

这时候男人说话了:“少爷,这不能怪我呀,她一点便宜也不让站呀。”

“切,想得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俩也真是的,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峰哥你说你也真是的,怎么喜欢这种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母老虎呢。”小古也知道,这两个人跟了自己多年,开开玩笑还是可以的。

男人一时间无语,被嘲讽的女人不干了:“喂,李少,我可没招你啊,再说了你不知道胸大无脑么,你出来这么半天,把你那小女朋友一家晾在那,真的好么?”

被她这么一说,小古到想起来了:“对了还没找你们算账,庄子墨的事才几天呀,你们就告到家里去了,这么不给面子?”

早知道少爷要怪罪下来,于是男人解释道:“少爷呀,这不能怪我们呀,您知道保护您的安全,是我们的职责。”

“还保护我的安全,难道庄子墨想暗杀我么,真逗。。。”

“少爷呀,有的事不得不防,人心叵测呀。”

“行了,别瞎扯了啊,老太爷已经放话了,给我们充分的自由,这事你们就别瞎操心了。对了,鹊姐,帮忙挑点海鲜呗,吃的东西你最擅长了。”

“一边去,说得好像我是吃货一样,吃什么是你的自由,我们不干涉。”

“嘿,我感觉不是这样吧,海鲜这种东西么,好像弄不好的话很容易吃坏吧,那就是安全问题了。怎么样,鹊姐姐,你就帮帮忙吧。这样回头我让老爷子把峰哥调回去,看一个月大门,省得他老缠着你。”

“喂,少爷你不能就这么把我卖了吧。”男人很无奈

“行了,你也别在这油嘴滑舌了,回去陪你的小女朋友吧。”女人也很无奈。

“那就拜托鹊姐了啊。”

小古回到包间,告诉庄子墨一家,海鲜已经安排好了,只要再点些炒菜,主食什么的就好了。由于有保镖乌鹊的亲自监督,不管是海鲜的质量,还是味道都非常的不错。于是这顿饭吃得很爽,由于昨天说好了晚上小古宴请他们,所以这顿饭老庄主动去结账了,当然小古也没拦着。不过出乎老庄的意料,这一大桌子的海鲜和炒菜,竟然只要三百多块钱。他哪里知道,是乌鹊在后厨强行的指导,老板都吓坏了,他们要直接走,老板绝对不敢拦着,哪里还敢宰他们呀。

舒舒服服的吃了个饭,便回到了市中心,简单的在酒店休息了一家,小古就带着庄子墨一起去找他们同专业的天津同学吴雨辰。

三个人一起,来到了市中心一个超大型的游戏厅,要说天津的游戏厅发展的的绝对是相当出色的,不仅种类繁多,而且价格很便宜,这个时候天津游戏厅的游戏币都是上称约的。往往花上一两百块钱,都能弄上一小桶的。

整个一下午,三个人都奋战在游戏厅的各个机器前,可以说玩的是不亦乐乎。不过中间的时候也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三个人在捕鱼机上玩的时候,周围的人很多,而小古总是习惯,把手机钱包什么的装在兜里。三个人玩的很嗨,以至于小古的手机被人摸走了,他都没有发现。还是等到他想拿手机看一眼时间的时候才发现的,而这个时候峰哥正站在他的旁边。小古一抬头峰哥嘴角一翘,没有说话,于是小古把装游戏币的小盆扣在了捕鱼机的摇杆上(游戏厅默认的占座行为),就站起来和峰哥来到了游戏厅一个没人的拐角处。而乌鹊这个时候正看着一个小痞子,看到小古他们两个走过来,笑了笑:“少爷,你这警惕性也太低了吧,这么半天才发现。”

“这不是考验你们一下么,”小古先是开了开玩笑,然后脸一黑“他看过我的手机没有。”

“你觉得我们能给他这个机会么?”

小古听了乌鹊这么说,脸色还稍微好了些:“来来来,拉起来,让我看看,是谁呀,还敢偷到我的头上来了。”

乌鹊手上都没怎么使劲,光凭着关节技的巧劲,小痞子自己就站起来了,嘴里还破口大骂:“小子,今儿个算大爷我栽了,要杀要剐随你便,不过你可掂量着,大爷我上边可有人。”

小古听完了以后,心想拿来的这么一个二百五呀,直接一脚就踹在了小痞子两腿丶之间,还嘲讽道:“什么东西呀,一点内涵都没有。”

站在一边的峰哥,头一回看见少爷发飙,顿时也感觉两腿丶之间一紧,赶紧就把手机递了过去。小古接过手机,就和峰哥一起往回走:“查查他是什么人,要是个普通的小偷也就算了,要是咱们那几位‘老朋友’的人,你知道该怎么办。真是的,本来很好的心情后被破坏了。”

“知道了。”峰哥言简意赅的回答。

晚饭前,三个人便离开了游戏厅,剩下的游戏币都存在了卡里,留给了吴雨辰。三个人便分开,小古和庄子墨回到了酒店准备正式的宴请一下庄家三人。

小古并没有,听伍木狼的让吴雨辰给找地方,而是直接定在了香格里拉酒店的西餐厅,这里档次还是很高的。不过中午的那个人把伍木狼给他的酒送过来的时候,小古还真是惊讶了一下,两瓶飞天茅台还真不算什么,关键是那瓶82年的原厂拉菲可真够劲,要知道这可不是电视剧,随便弄瓶酒就说是82年的拉菲。要是这酒真是那么烂大街的话,根本不会卖的那么贵的,说实在的自己爷爷的酒窖里,这酒也不多吧,这伍木狼还真够意思。

这顿饭吃的是很阔绰的,而庄父和小古推杯换盏,酒也是喝的很高兴的。小古喝到一半的时候还借着酒劲,直接和庄家父母说了一些,诸如:叔叔阿姨你们把庄子墨交给我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又或者是:子墨我会爱你一辈子的。这些平常说起来很肉麻的话。

事实证明身为一个内蒙人,小古的酒量还是可以的。把庄父喝躺下以后,自己还能勉强维持,而庄子墨和庄母两个人也就稍喝了些葡萄酒,倒也没什么事,只是比平常越发的有兴致。远处峰哥和乌鹊两个人看着这四位,不禁感慨少爷这是要下手了。

四个人回到酒店房间,庄父是不行了,直接就在卫生间抱起马桶来。庄子墨看着老爸的囧态摇了摇头就进自己的卧室洗澡去了,洗过澡换上了睡衣便走出卧室果然老爸还在厕所,而老妈在一边伺候着,于是说:“妈,今天晚上你照顾好老爸啊,你们太吵了,我去小古那了。”说完就拿着换洗的衣服跑了。

“啊?”庄母当时就一愣,等庄子墨走出房间关上门才反应过来,女儿这是要投入到人家的怀抱里去了。

再说庄子墨,从房间跑出来,直接来敲小古的门,而打开门的小古看见穿着一身睡衣的庄子墨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直接就愣在了门口:“你这是。。。”

小古还没说完,庄子墨也没用他让,直接就进来了,边走边说:“我爸被你灌醉了,现在吐的不行了,我受不了了,今晚在你这里睡。”

“这。。。这样好么,我这里就一张床。”小古断断续续的说,他都没想的到庄子墨会直接来投入他的怀抱,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是要给我赶走么?

“怎么?一点都不高兴?难道你想当柳下惠么,还是相当东方不败呀。”庄子墨看着犯愣的小古,感觉很好笑,便随手把他推到了床上。

“怎么会,我的心里都乐开花了。”而小古显然不是柳下惠,躺在床上顺手就把庄子墨拉到了怀里。

“刚才吃了好多,肚子都涨涨的。”两人躺在床上,庄子墨说道。

“没关系,我帮你揉揉。”说着,小古便把手探向了庄子墨的小肚子,轻轻摩挲着,渐渐用力,感受着她小腹的柔软,感受着那份热气和少女魅力的胴丶体诱惑,感受着自己和她无间的亲昵,闻着她身体散发出的淡淡处子体香。而刚才还拿小古开玩笑的庄子墨,这时候也不再说话了,只是把小脑袋搭在小古的肩上,紧闭着双眼,呼吸声悠悠放缓,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好像连骨头都软了去了,好像躺在棉花云里,从他的手心传来了的热气,让她凝在小腹里的一些奇奇怪怪的感觉散了去。

而小古的手显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停留在庄子墨的小肚子上,不断地向上挪动着,而当他的手终于要摸到庄子墨的两只小兔子时,庄子墨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赶忙从小古的怀里逃了出来:“你的身上都臭了,先去洗澡。”

小古知道他是洗过澡来的,于是他用了这辈子最快的时间洗了个澡,只裹了条浴巾就出来了。而庄子墨坐在被子里,只露出了脖子,她脱去了睡衣,依稀的可以看到只穿着那件昨天才买的性感内衣,裸露出纤细单薄的后背,顺着柔弱的背脊线往下,小翘臀悄悄地藏了起来。

于是饥渴的小古直接就跳到了床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把庄子墨压在了身下,双手指尖不断地在庄子墨的身上游走,男人很愿意让手指酣畅淋漓地享受占据她大半个身子皮肤的抚摸,从脖颈到她遮掩着股沟的小内裤。而庄子墨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本能的发出了少女的呻吟。。。(此处省略200字,自行脑补)。总之两人做足了前丶戏,庄子墨也感受到了小古的浴巾早就掉下来了,此时他只感觉下面有个热热的东西顶着她。

“准备好了么,我要进去了。”小古怜香惜玉的说。

“别弄疼我。。。”

(此处省略200字)

两个人正在床上翻滚着,突然小古的电话响了起来,两个人本能的吓了一跳,相互推开了对方。

“这是谁呀,靠开什么玩笑。”小古拿起手机,看见是伍木狼打的,很郁闷的发了发牢骚。

“喂。。。”小骨用虚驴一般的声音说道。

“靠,你怎么又这么虚,晚上应该去吃饭了吧,没什么剧烈运动呀。”伍木狼质问小古。

“恩。。。这顿饭吃的。。。不错。。。各方态度都。。。很融洽,效果出奇的好呀,额。。。”小古搂着庄子墨断断续续的说道,声音可销魂,可销魂的。

“那你还不趁热打铁,赶紧多和人家小姑娘逛逛街,交流交流感情,这么早就睡觉呀。”伍木狼真是不解风情,丝毫没有听出什么异样。

“我们感情不错的,你这电话都打乱我节奏了。”小古只好隐晦的告诉伍木狼。

“靠。。。你这。。。那我先挂了,你一会给我打过来,差不多就得了,注意身体啊。”伍木狼一听小古这么说,都没废话,赶紧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两人继续翻滚了一会,不过经过伍木狼搞得这么一下,两人都没什么心情了,只好草草了事。

洁白的床单,最适宜的染色就是朵朵桃花,少女贞洁的血液一点一滴如盛开着的鲜艳花色。。。。。。

2010年10月3日这一天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在这个不是那么特别的日子了,小古在伍木狼旁敲侧击的帮助下,终于是收获了他自己的爱情。();